1139 正文 第十七章 我是死了男人的

“我……我昨天是去給你送禮服,因為太趕時間,所以才超……車的。”簫楚楚有些結巴的說道,眼神不敢看南宮寒的眼睛。

聞言,南宮寒從椅子上站起來,邁開自己的修長的腿,走到簫楚楚的麵前,深邃;黝黑的目光看著簫楚楚:“時間顯示三點二十,正好是你回去的時間。”

“怎麼可能,那是我去的時候,我回去的時候已經四點了。”簫楚楚狡辯道。

“我帶了手錶。”南宮寒出聲提醒道,揚起自己的手腕,將百達翡麗男款手錶赫然放大在簫楚楚的麵前:“現在你還想抵賴?”

簫楚楚哭喪著一張臉。憤恨的瞪了南宮寒一眼,小肚雞腸的男人,詛咒你娶不到老婆。

被南宮寒冰冷犀利的目光看得頭皮發麻。簫楚楚深吸了一口氣。揚起自己的小臉:“錢從我工資裡扣。”反正她也不指望著那點工資過日子。

“不行。”南宮寒一口拒絕,霸氣逼人。

愕然的看著南宮寒,簫楚楚動了動自己的嘴皮子,心裡怒火不已:“那你想怎麼樣啊?我冇有駕照的,更加冇有錢。”

不就是處分罰錢嗎?至於那樣嗎?

南宮寒眼底劃過一抹冷笑,伸出自己強有力的手。捏住簫楚楚的下顎,微微用力,讓簫楚楚看著自己,薄唇微啟,聲冷如冰:“那些我都不缺。”

不缺?簫楚楚狠狠地皺眉,真的不知道南宮寒想要什麼了:“那你想怎麼樣?”怎麼掙紮不開?這個男人是吃大力丸長大的嗎?力氣那麼大?

“怎樣?”南宮寒低沉的聲音拉長了些,一雙寶石般璀璨的眸子注視著簫楚楚的眼睛,他們靠的很近,鼻息之間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。冇有他認識的女人身上那種濃鬱刺鼻的味道,她的味道讓人很舒服。

簫楚楚察覺到南宮寒的眼色不對勁,心急如焚,總覺得苗頭不對勁,吃勁想將南宮寒推開。

哪裡想到,南宮寒鬆開了她的下巴,一隻手強有力的手緊扣在她柔軟的腰肢上。

“南宮寒,你乾嘛?”簫楚楚大吼一聲,不斷的掙紮。

任由簫楚楚怎麼掙紮,也無濟於事,水汪汪的大眼睛瞪著南宮寒,心裡一愣,麵無表情的看著南宮寒輪廓分明的臉頰:“喂,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瘋啦?居然連我這樣的醜八怪都下得去口?”

這個臭男人,是不是見個女人就往身上撲啊?

光是想想,簫楚楚就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。

南宮寒在簫楚楚的臉上端詳了一會兒,讚同的點頭:“是很醜。”可是她的身上就像是對自己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。

為此,南宮寒的心裡十分的糾結,他,不是冇有節製的人。

而且,這個女人不是一般的醜。

簫楚楚好半天不見南宮寒說話,看準時機,用力一推,將南宮寒推開,拍著自己的手,傲然的抬起自己尖瘦光滑的下巴,目光不屑的看著南宮寒:“南宮寒,我警告你,我本來就醜,還死了男人,你要是不怕我纏著你,就儘管放馬過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