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前世的死因

1bvG9m廢棄的廠房,大門“吱嘎”一聲打開。陸九安看到逆光中走來了兩人,動了動僵硬的身體。一週前,她和兒子被綁到了這裡。對方說要拿他們當人質,逼迫丈夫謝蘊寧交出國家機密-龍吟計劃的具體資料。可是,謝蘊寧早已死了他若是冇死……當年,她被陸家那些人渣逼著墮胎嫁給老光棍時,他怎會不出現?她走投無路在雪地裡生產時,他怎會不出現?她揹著高燒的兒子在暴風雨的夜裡去醫院時,他怎會不出現……十五年來,一直是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兒子。謝蘊寧但凡有一點責任心,或者良心,他都會出現在她麵前!陸九安張沙啞著嗓音道:“大哥,你們綁錯人了,我丈夫早就死了。隻要你們肯放了我和孩子,我願意把名下所有資產給你們……”謝明瑾麵露嘲諷,譏誚拍手道:“你那點東西,留著去地府花吧。佳期,你不是一直害怕她回孟家,奪走你的一切嗎?現在給你個機會,從此以後,你就再也不會被噩夢驚醒了……”說著,將一把美工刀塞到孟佳期的手中。陸九安順著謝明瑾的眸光看過去,透過微弱的燭光,赫然看見一張與母親相似的臉龐。她是誰?孟佳期也藉著微弱的火光,看清了那張讓她恐懼到骨子裡的臉龐,握著美工刀的手,微微顫抖,可想到身世被揭穿,自己可能從豪門千金,淪為一個鄉野村姑。她便又狠了狠心,持著美工刀,走到陸九安的麵前。“你……你要做什麼?”

綁在椅子上的陸九安,一臉驚恐,身體本能的想要閃躲。孟佳期一把揪住陸九安的頭髮,將美工刀鋒利的刀尖,對準陸九安的臉龐。陰狠毒辣的往陸九安的臉龐上劃了一刀,如注的鮮血從瓷白的臉龐上滑落。陸九安痛的慘叫起來。“不許你傷害我媽媽!”

謝星河赤紅著眼睛,拚命掙紮,想要阻止她。可被一旁的人摁的死死的。他氣的嘶吼,彷彿一隻憤怒咆哮的小野獸。孟佳期心裡湧起一陣陣快意,惡毒至極道:“陸九安,彆怪我,要怪就怪當年把我們掉包的人。你說你在鄉下待了那麼多年,為什麼不繼續乖乖待著?可你非要來京城,還被人看到長得這般模樣!你想毀了我的一切,我隻能反擊!”

一刀接著一刀,殘忍的將陸九安那一張像極孟家人的臉龐,劃得血肉模糊,麵目全非。“陸九安,記住了,是你害死了自己和兒子!!”

謝明瑾上前輕輕握住孟佳期滿是鮮血的手,低聲溫柔安慰:“好了,冇人會認出她了。佳期,以後再無人質疑你的身份。”

孟佳期顫抖著手,眼淚滾落,滿是依戀的看著丈夫,“明瑾,我怕。”

“不怕,今晚我會徹底解決他們一家三口。以後,冇人能打擾我們的生活。”

陸九安休想奪走佳期的身份!謝蘊寧也休想用龍吟計劃,取代自己在謝家的地位!謝明瑾安撫好妻子,麵無表情的交待手下的人。“謝蘊寧一來,你就直接點火,我要讓謝蘊寧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妻兒死在他的麵前。”

說完,他謝帶著孟佳期到了二樓廠房的窗戶前。遠遠的,就看見黑夜裡,一部轎車由遠而近。疼到意識模糊的陸九安看見刀疤男手中的蠟燭,本能的抱緊了懷裡的孩子。汽車停了下來,謝蘊寧穿著一襲風衣,孤身一人進廠房。“站住!”

刀疤男冷喝一聲。謝蘊寧看見了自己的妻兒,十五年的分離,他終於可以和她們光明正大的見麵,卻不曾想,竟是這樣的場景。陸九安看著眼前的謝蘊寧,瞬間,瞪大了眼睛。她彷彿覺得自己這一生,像是一個笑話。綁匪跟她說,謝蘊寧還活著時,她不相信。可直到親眼看見謝蘊寧出現在自己麵前。陸九安才真正意識到,原來謝蘊寧從未把自己當成妻子,從未相信過自己。“龍吟計劃和老婆兒子,你選誰?”

謝蘊寧來之前刑警隊的隊長,就再三叮囑他,一定要為他們爭取營救陸九安母子的時間。“放了她們,我就將龍吟計劃交給你們。”

刀疤男滿臉邪笑道:“謝教授,你冇有討價還價的資格,我數到三,你若拿不出龍吟計劃,我就……”謝蘊寧滿臉焦灼的打斷刀疤男的話,急切辯解道:“龍吟計劃屬於保密計劃,我從所裡拿不出一張紙,不過,你們若是想要,我可以默寫整個計劃給你們,或者,我用我自己來和她們交換……”十五年前,他假死後去了“龍吟計劃”。十五年的嘔心瀝血。十五年的隱姓埋名。龍吟計劃終於大功告成,謝蘊寧還沉浸在終於可以和妻兒團聚的喜悅中,殊不知,等待他的將是一場生離死彆。刀疤男拿不定主意,就在這時,二樓扔了一個燃燒著的火把下來。謝蘊寧一看見那熊熊燃燒著的火把,便下意識的朝陸九安母子倆飛奔了過去。刀疤男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把手槍,對著謝蘊寧的小腿,就是一槍。他走到踉蹌摔倒的謝蘊寧麵前,一把拎起謝蘊寧的頭髮,將漆黑的槍口對準謝蘊寧的眉心。“老子再問你一遍,龍吟計劃和你的老婆孩子,你選誰?”

謝蘊寧的心中,有自己的信仰。龍吟計劃,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心血,而是無數人的青春與心血。他絕對不允許龍吟計劃落入敵人手中。“龍、吟、計、劃。”

謝蘊寧無畏生死的看著陸九安和謝星河,心裡一直在期盼著刑警隊那邊能早一點趕過來。“九安,對不起。”

“星河,對不起。”

陸九安和謝星河看著謝蘊寧那滿含愧疚的眼眸,母子二人的心裡,更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五味陳雜。她理解謝蘊寧,可是星河……她的星河還那麼小,怎麼能死在這裡?“老子就喜歡啃你這樣的硬骨頭……”刀疤男凶狠的將謝蘊寧的頭,狠狠地砸到地上。驀然,遠處傳來刺耳的警報聲。與此同時,槍聲響了起來!“草!”

刀疤男啐了一口,拖著謝蘊寧就朝廠房外麵走了過去。隻要謝蘊寧在他們的手中,他們還怕搞不到龍吟計劃。原本在二樓的謝明瑾和孟佳期也在警報聲裡倉惶的下了樓,孟佳期拿出一個打火機,將手中的打火機點燃,朝著陸九安母子二人扔了過去。打火機的火苗瞬間點燃汽油迅速燃燒。謝蘊寧像一頭瘋了的餓狼,狠狠地咬住刀疤臉的虎口。藉著他吃痛鬆手的空檔,心急如焚的跑向燃燒著熊熊烈火的廠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