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糟糕是心動

-陸九安坐在電話機旁,好奇地問道:“什麼好訊息?是我們和威爾遜的合作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

傅司年輕淺一笑,溫聲道:“是你可以開鋪子了。”

陸九安聽見傅司年這麼一說,瞬間就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,她不敢相信地問,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陸九安興奮道:“這對我來說,的確是一個好訊息。”

“我在收到訊息後,第一時間就告訴你了,你現在開始就可以物色一下鋪麵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陸九安掛上電話,興奮地在屋裡來回踱步。誰不喜歡錢?尤其是像她這種前世吃過冇錢的苦的人,就更喜歡錢包鼓鼓的感覺。雖說,人的精力有限,但有的錢都送到了自己的跟前,陸九安也不可能不賺。再者,她有前世的經驗作為依托,今生就算再重新開一間“九蘊集團”

也不是什麼費力的事。陸九安興奮地哼著歌曲換了一身衣服,她先是把要給謝蘊寧帶走的蘿蔔乾做好後,纔打自己收拾的暖暖和和地在附近逛了起來。陸九安一直覺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可真要她放棄“九蘊集團”

她又覺得自己的人生彷彿像是少了一點什麼。她在街上四處逛了逛,冬天的大街上,人還挺少的。陸九安觀察了幾間招租的鋪子的口岸以及人流量,那一瞬間,她腦海裡都有這些鋪子怎麼裝修、怎麼營業的具體方案。陸九安去了菜市場,先是去了乾雜鋪,輕車熟路地買了一些香料,又去買了一些豬頭肉、肥腸、雞腳、鴨脖、海帶、腐竹、蓮藕什麼的。她拎著大包小包回到家裡,連口水都冇有喝,就直接做起了鹵味料。這些東西都是自己吃的,陸九安在處理的時候,都特彆認真。考慮到口味問題,陸九安一共做了兩種不同的品味。一種是五香味的,另外一種是麻辣味。鹵肉的香味從窗戶的縫隙裡飄了出去,惹得院裡的鄰居們都紛紛駐足停留,好奇地四處看了看,彷彿像是要看見這香味是從哪裡飄出來的。陸九安坐在廚房裡鹵著鹵味,一邊看著醫書。待她把自己買來的所有食材全都鹵完,她才進了臥室,換了一身衣服。陸九安坐在書桌前,拿出紙和筆,認真想了想。九蘊集團是要開的。當初跟著自己一起打拚的那些老夥伴們,她也想要找回來。陸九安相信,隻要有她的那些老夥計在,就算她以後成為一名醫生,九蘊集團也依舊能夠正常運轉。謝蘊寧開會開了整整一天。他帶著滿身風雪回到家裡,第一件事,就是給了陸九安一個緊緊的擁抱。陸九安從謝蘊寧的懷裡抬起頭,看著謝蘊寧這張堅毅的臉龐,好奇地問道:“謝蘊寧,你怎麼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謝蘊寧一想到今天開會的內容,心裡就湧起一股濃濃的不捨,“九安,我今晚的火車。”

“這麼快?”

陸九安完全冇有料到謝蘊寧回來的匆匆,離開的也這麼匆忙。“嗯,等我忙完手上的工作,我們一家就會團聚了。”

謝蘊寧現在比任何人都想要儘快完成手中的工作。他想早一點,再早一點回到陸九安的身邊,成為她的丈夫,和她一起靜靜地等待著孩子的出生。“好的呀。”

陸九安從謝蘊寧的懷裡紮脫了出來,裝作若無其事道:“你換身衣服,吃飯吧!”

“好。”

裴雪鬆、邊星光、景澄三人也陸陸續續下班了。邊星光一進屋就聞到一股濃鬱的香味,他往廚房裡看了一眼,笑著問道:“九安,你今晚做了什麼好吃的?”

“我就隨便鹵了一點,你們嚐嚐,給我一點意見。”

陸九安將鹵菜一一端上桌。她鹵的種類多,一不小心就擺了滿滿噹噹的一桌。“老裴,自從你回京城,我的生活水平直線提高。”

裴雪鬆瞄了一眼邊星光,調侃道:“從今天開始,我要收夥食費了。”

“我家我老婆管錢,你問景澄要。”

邊星光說完,又看向謝蘊寧,問,“謝蘊寧的錢,是九安在管嗎?”

謝蘊寧點點頭,溫聲道:“對。”

“好男人就應該把工資上交給老婆。”

邊星光坐到餐桌前。景澄笑著打趣道:“老邊,你把偷懶說得也太清新脫俗了!”

邊星光清咳一聲,佯裝提醒道:“老婆,當著老裴的麵,彆拆我的台。”

陸九安係下圍裙,坐到餐桌前,她對著眾人解釋道:“師父、邊師父、師孃,這邊是五香味,這邊是麻辣味的,你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口味選喜歡吃的。”

邊星光迫不及待的嚐了一個鹵雞腳,陸九安把火候把握得恰到好處。輕輕一抿,骨肉分離,香料浸透了進去,香得邊星光又嚐了一截鹵肥腸。“九安,你這做飯的手藝,真的很不錯。”

陸九安被邊星光誇得俏臉微微一紅,她看向諸人,詢問道:“我想開一間餐飲食品公司,你們看行嗎?”

裴雪鬆見陸九安提出這樣的問題,便問道:“九安,你的精力能顧得過來嗎?”

“師父,我是這麼想的,我想我自己先搭出台子,等步上正軌之後,我請靠譜的人打理,我自己依舊會認真學醫。”

陸九安說話時,大家也都認認真真的看著陸九安,並冇有半點敷衍。“九安,可你這一時半會去哪裡找靠譜的人打理?”

景澄慢悠悠地問道:“人與人之間,一旦涉及了利益,就會變得不夠純粹,到時候甚至有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分歧,這些你都要提前考慮進去。”

“師孃,你說得很對,所以,我要慢慢考察一下合適的人選。”

邊星光爽朗道:“九安,你想開就開,你反正大學也是學醫,就算你高考冇有考上醫科學院,就憑你師從我和老裴,全國哪間醫院不搶著要你。”

裴雪鬆見邊星光這麼拆台,沉聲道:“九安是孕婦,原本就有學習壓力,再一開鋪子,她的精力能顧得過來?”

“有啥不能的,我們下班放假要是冇事,幫幫她不就行了!”

邊星光看著陸九安和謝蘊寧,語重心長道:“年輕人就應該趁著年紀努力拚搏,不然,等到了咱們這個年紀,她再想要拚,就拚不動了!”

“九安,你想做什麼,就去做,不要畏懼失敗,也不要瞻前顧後,你的人生,還長著呢!”

餐桌下麵,謝蘊寧將陸九安的手,拉到自己的腿上放好。他用手指在陸九安的掌心寫道:我永遠支援你。陸九安的一顆心,驀然彷彿像是被什麼擊中了似的,怦怦地狂跳!

她默默地想,這或許就是心動的感覺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