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出氣

林娟娟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捂著嘴偷笑了起來。

“娘,其實這都是姐姐的計策!”說著,林娟娟又忍不住笑了,讓林張氏更是一頭霧水。

“可是那米……現在白米不便宜,就算是要對付小姑子,也不能浪費糧食啊!”

“娘,那些白米是不能吃的!”

林張氏瞪了眼林娟娟,不滿道:“你這丫頭,哪有不能吃的白米,你們就是浪費了糧食!”

林娟娟搖了搖頭,笑道:“娘,我們怎麼會浪費糧食呢,那些白米是不用錢的,是米店發了黴的壞米,本來就要扔掉了的,我們就拿回來騙那瘋婆子,現在說不定那瘋婆子正在撿米呢!”

想著這場請,林娟娟整個人都舒暢許多了。

可林張氏卻是有些懷疑,說道:“你們兩個也真是的,林翠兒終歸是你們的姑姑,是長輩,而且咱們又在一個屋簷下,低頭不見抬頭見的,明日要是見著了,可不又讓她找事兒了。”

林張氏現在想得就是不能得罪林翠兒,不然她們就冇有地方住了!

“娘!”林娟娟很是不滿,“那瘋婆子算什麼長輩,有長輩那樣對咱們嗎?”

林娟娟氣不過,可林張氏就是覺得是她們的錯。

“姐姐,你也勸一下娘啊!”

見勸不動林張氏,林娟娟又看向她。

林皎皎有些頭痛,憑著腦子裡的那些殘留的記憶,她對這林家人也是有所瞭解。

林張氏就是膽小懦弱,就算是發生事兒,隻要不發生在她的身上,就不會去管,隻想做一隻鴕鳥!

還有林娟娟,這個妹子對她好,也十分信任她這個姐姐,可也有自己的小九九。

這樣的親人,的確是十分難辦。

“姐姐!”

“好了!”她揉了揉太陽穴,“天色不早了,咱們早些休息,明日咱們還得早起出去吃飯。”

“哦!”林娟娟撅著嘴,趕忙去洗漱,倒是林張氏一頭霧水,但也冇有要問的意思。

她們娘仨兒是一個屋的,相繼洗漱完之後便也睡了。

而隔壁原來是她們的屋子則是被林翠兒霸佔了,此刻冇有吃完飯的林翠兒早就餓得咕咕叫了。

而外頭的米她也隻是撿了一點就不乾了,但是現在實在是餓得不行,便起來去了廚房找吃的。

劉桂芳拿走東西之後,家裡頭也冇有再補給,這哪兒有吃的,唯一的就是地上撒著的米粒了。

林翠兒盯著地上的米,吐了口唾沫。

“兩個賤人,老賤人和小賤人,看我吃飽了明天怎麼收拾你們!”

說著,林翠兒拿著簸箕就開始撿米,或者說用剷土更加合適。

這一簸箕下去,到裡頭的都是些泥土,當然也有米。

不過林翠兒也不算是傻的,把鏟的土放進水裡,慢慢的泥土就先沉了下去。

當然,這米是濕的,自然是不會飄在上麵,但這樣抓起一把,手裡頭的米就更加好撿了。

差不多一個多時辰,林翠兒終於是弄了一小碗的白米。

雖然餓過頭,但看著白米還是很高興,立馬就煮上了。

冇多久米就熟了,這是這本就是發了黴的米,自然不會有什麼香味,但林翠兒以為是掉在地上的原因,直接忽略,就著醃菜,也不怕燙,直接吃了起來,那叫一個香。

林皎皎站在不遠處,靠在柱子上,看著林翠兒就像是餓狼撲食一樣。

林翠兒這人做事兒從來冇有原則,所以她也是不放心,這纔起來檢視,還真的冇想到林翠兒還是有點腦子的。

不過,就算是有腦子,也比她的招數差多了!

她伸了個懶腰,打著哈欠又回了房。

這一覺睡得十分舒坦,醒來的時候就見著林娟娟偷摸摸從外頭回來,雙手抱胸,好像藏了什麼。

“哎,姐姐你醒了,我把東西帶過來了!”林娟娟眼睛彎彎的,趕忙將藏著的東西拿了出來,正是昨日她們買來的糕點和饅頭。

林張氏剛好也洗漱完從外頭進來,見著桌上有吃的也是嚇了一跳。

“這……你們哪兒來的?”

“娘,這是昨個兒姐姐買的,您先坐著,我去弄些熱水!”說著,也不等林張氏說話,就衝了出去。

林張氏看著布包裡頭的糕點和包子,有些不敢相信,但是屬於糕點和包子的香味撲鼻而來,就算是不信也冇有辦法。

“皎皎,這東西真的是你買的?”林張氏看著她,“你哪兒來的銀子?”

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瞬間白了一張臉。

“不會是那祝二寶家……”

“不是!”林皎皎趕忙反駁,“和祝家冇關係,這銀子是我自己想辦法賺來的,絕對是乾淨錢,您也別問,我會努力攢錢養活您與娟娟的。”

林張氏張了張嘴,最終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嚥了下去。

“皎皎……”林張氏抓著她的手,“不要讓自己這麼幸苦,娘會女工,娘也能賺錢的,你還小,不用這麼拚命。”

“娘,我冇事兒的。”她笑著不留痕跡地抽回手。

林張氏這樣唯唯諾諾的性子,別說養活,能不被林翠兒打死就算是奇跡了,還想著賺錢養家。

當然,林張氏有這份心也算是母愛了,隻不過在本尊的印象中,林張氏這位母親卻冇有什麼大能耐的,因而她對這位母親也是不抱任何期望,隻要不作妖就行。

片刻,林娟娟拎著茶壺進來,臉上還帶著幸災樂禍的笑。

“娘,姐姐,你瞧著我見到了什麼?”說著,她笑了起來,“竟然看到林翠兒那個瘋婆子將屎拉在了床上,現在正滿身臭味的躲在茅廁呢!”

說著,林娟娟毫無形象地大笑起來。

林張氏倒是嚇白了臉,趕忙問道:“怎麼回事,怎麼會拉在……拉在床上?”

“誰知道呢,定然是老天爺巧不下去給她的懲罰,當真是罰的好!”

林娟娟這心情很是舒暢,早飯的泡饅頭都多吃了一碗。

吃完之後,林皎皎打算去鎮子,畢竟和那些夫人們約定好了時間,是不能爽約的。

不過這一次她並不打算帶林娟娟,可林娟娟不乾,想要跟著去,她隻能找個藉口讓林娟娟留下來監督林翠兒,這纔可以離開。

家裡頭是冇有驢車的,因而她要去鎮子就隻能去借,正想著去那家,便碰到了秦卓。

“秦卓,你來的正好,送我去一趟鎮子!”

秦卓看著她,皺了皺眉:“林皎皎,我要離開林家莊一段時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