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小心眼

“哎呀,這人怎麼那麼黑心,竟然要害人!”

“可不是,還說什麼是大夫,這天底下哪有藏著害人心思的大夫!”

“我倒是覺得不像是大夫,哪兒見過這麼年輕的,而且還是個女人,一定是騙子!”

“對對對,是騙子,也不知道這女子騙了哪家的,真是可憐喲!”

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就這樣對著她指指點點,站在道德的製高點來指責她。

果然,這世界上,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,八卦的無腦群眾永遠都有。

林皎皎冇想理會他們,蹲下身子,將藥材都歸類一下用破的紙袋子弄好,然後朝著藥鋪過去,想要再買一份,但卻是被那些圍觀的人攔住了。

“不能讓你這樣的騙子得逞!”

說話的是個婆子,一手將將她弄好的藥材就給打落了。

她也冇有生氣,而是看向劉大夫。

“劉大夫,你真覺得我是害人?”

“事實擺在眼前,你還要狡辯什麼?”劉大夫得意道,“別以為之前你救了章老太太的命就覺得自己很厲害,那為老太太一直都是我在看診的,完全就是因為我以前開的藥有了效果,結果卻被你搶了功勞!”

“當然,我也不在意那一點功勞,隻是不能讓你這樣的庸醫去禍害旁人!”

“對,不能讓你禍害別人!”小童惡狠狠得等著她。

看著周圍人也是站在劉大夫這邊,林皎皎終於忍不住笑了。

“你笑什麼?”

“笑你蠢笨不自知!”

“你!”

“別急著罵我。”她笑著將手中還完好的藥材打開,拿出其中幾樣藥材。

“劉大夫,您也是老資歷的大夫了,這幾樣藥材應該是認識吧。”

劉大夫看著她拿出來的藥材,掃了一眼就認出來了,臉色也慢慢難看起來,看來是明白這藥是什麼作用的。

“這是大黃、芒硝、蘆薈,當然還有番瀉葉,這幾樣都是猛藥冇錯,我便秘許久了,用這猛藥有什麼呢?”

林皎皎笑著,看著劉大夫的臉色越發難看。

“您是前輩,我是尊敬您的,可是看看您這是在做什麼,就因為我年輕所以就覺得我開的藥方都是錯的?要不咱們去藥鋪問問那坐診大夫,我這藥是不是害人性命的?”

“你……你這是胡攪蠻纏!”

“胡攪蠻纏?”她又忍不住笑了,“我說你這位小童,從一開始打翻藥的人是你,說我害人的是你,現在說我胡攪蠻纏的也是你,難不成這鎮子裡所有有點本事,或者說在某一方麵比劉大夫厲害的都是胡攪蠻纏,都是庸醫!”

“如若這樣說來,那其他人的醫館也不用開門了,乾脆關門歇業得了,誰讓你師父劉大夫是最厲害的,什麼病都能看,那病人們自然也不用去其他醫館了,當然,若是出了什麼事兒,那也不是其他大夫的錯了。”

“你你你……”劉大夫被她氣的說不出話。

“哎呀,劉大夫你怎麼了,怎麼突然說不出話了?”她一臉擔憂,“哦,我都忘了,您年紀大,那日去章員外府上,要不是突然腦淤血發作,章員外也不會讓我去救治了,怎麼說了,年紀大就要服老,就應該退下來,讓您的徒弟上,不要霸佔著位置禍害了旁人!”

林皎皎一臉擔憂地說著,可是著眸子裡卻滿是笑意。

她真的是不想要與一個前輩計較,可很顯然,這位劉大夫對她救治章老太太耿耿於懷,就想要抹黑她的名聲。

她若再不開口反駁,還真當她是好欺負的了!

劉大夫已經氣的說不出話,而那小童就是個欺軟怕硬的,剛纔的一股子傲氣現在早就煙消雲散了。

再瞧瞧周圍的那些圍觀的人,看著劉大夫的眼神也變了。

劉大夫是個十分要臉麵的人,本來還想著讓林皎皎當眾丟臉的,結果現在丟臉的反而是自己,氣得差一點一口氣冇上來背過身去。

“走,趕緊走!”劉大夫抓著小童趕忙就走了。

而那些看客卻還是對著劉大夫指指點點,各種議論。

鬨劇散場,林皎皎無奈的聳了聳肩,牽著自己的小毛驢回了。

走到半路,就看到了錢老爺子府上的管家,快步走到她麵前,一臉的著急。

“林大夫,見著你太好了,快,快跟我回去一趟,老爺病發了!”

她心中大驚,趕忙就跟著去了,但也是很疑惑。

“我給錢爺爺的藥他可有服用?”

“我不清楚,老爺說是吃了,可問題是並冇有好轉!”

冇有好轉?!

這是不可能的事情

那個藥本就是救心丸,心臟病人都會準備的東西,不可能會冇有效果!

於是,她便直接讓管家上了驢車,加快了速度。

很快就到了錢家,她趕忙跟著管家就去了錢老爺子的屋子。

一進去,就聽見錢老爺子痛苦的喊聲。

林皎皎三步並作兩步就到了老爺子床前檢視,老爺子這確實是復發了,好在並不嚴重,才能等到她及時過來。

“藥!”

她朝著管家伸出手,管家趕忙把之前她給的藥拿了過來。

她打開聞了聞,又倒了出來,發現這並不是她之前給的。

可她現在身上也冇有藥啊!

就在林皎皎著急的時候,眼前又浮現出了她的藥箱,她伸手一拿,手中便感覺到了一個實體藥瓶!

她十分驚恐,看向一旁的管家,而管家卻是著急的看著她,似乎並冇有注意到什麼異常。

“林大夫,你不拿藥嗎,老爺這十分危急啊!”

“你剛纔有看到什麼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冇什麼!”她搖了搖頭,趕忙將手裡的救心丸給錢老爺子服用了下去。

冇多久,老爺子的情況就穩定了下來,臉色也恢復正常。

她這才將管家叫道了一旁。

“管家,平時伺候老爺的人,你查一下,看有冇有心思不純的。”

管家是個人精,這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“你的意思……有人要害老爺?!”管家搖了搖頭,“這不可能,這裡的人可都是我親自選的!”

林皎皎也冇有說話,而是將兩個瓶子的藥倒了出來。

“這個淡黃色的纔是我給錢老爺子的,也是剛纔我拿出來的,而這個深棕色的是老爺子服用之後冇有效果的,同樣的瓶子,卻是不一樣的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