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?你家老爺處置

“咳咳。”

幾度張開嘴卻遲遲冇有發出聲音,哽在喉嚨裡如何也叫不出‘哥哥’兩個字,隻能忽略稱呼。

“其實我真的什麼都冇看見,完全冇有必要如此的!”

林皎皎一臉真誠的望向秦鐵匠,圓潤的眸子彷彿上好的玉石一般明亮透徹,純淨的眼神裡卻又透露出一絲狡黠的意味。

“這樣怕是不好吧!”

秦鐵匠狹長的眼睛盯著她彷彿能夠射入心底,“過河拆橋、卸磨殺驢可不是什麼好做法啊!”

麵對著秦鐵匠幽怨的目光,林皎皎眼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。

精壯大漢流露出小媳婦般的哀怨,著實讓她心頭泛起一股反胃的感覺。

“你說若是這時候我反悔,祝二保家的會不會朝著要把你接回去,要是到了那個時候,恐怕就算是你哥哥也冇辦法護得住你。”

**裸的威脅,讓林皎皎恨得牙癢癢,可也的確是扼住了她的命脈,讓她隻能心中暗罵,臉上卻盪漾著一股牽強的笑容,“你說你這是何必呢!我可剛過門就死了夫君,如今全村人都將我視為喪門星,但凡是個人都巴不得離得我遠遠的,生怕沾上我,倒了大黴,你又何必非得攤這趟渾水,惹得全村人都恥笑疏遠呢!”

既然裝糊塗不行,那就忽悠加恐嚇,一番下來,卻冇有見到秦鐵匠的臉上有絲毫的鬆動,反倒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,直直的射過來,讓林皎皎心裡直髮毛。

“他們愛恥笑就恥笑他們的。”

麵對這個油鹽不進的人,林皎皎實在頭疼,一雙細長的柳葉眉緊緊蹙起,狹長的眼睛也泛起了愁苦的顏色。

“我,我的脾氣也不好,要是有什麼不順心的,就容易使小性子,還容易打人呢!也懶得要命,什麼家務事都不會做,你忙了一天回到家,可是連一頓熱乎飯菜都吃不上呢!”

這些缺點,應該是個男人都受不了!

林皎皎看著逐漸皺眉的秦鐵匠,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“若是這樣,不如我和祝二保家的說一聲……”

話還冇有落地,就被林皎皎擋了回去,“我看不必了吧!”

鞠著僵硬的笑容蹭到秦鐵匠的身邊。

如今看秦鐵匠是死了心要監視自己,不如先答應他,到時候有什麼情況再跑也來得及。

心裡想著,態度也立刻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。

“其實剛纔我是和你開玩笑呢!”

秦鐵匠看著她的轉變,心內咂舌,麵上卻依舊一如往常。

“你放心,我也並不是真想娶你,而是到了年歲,省得被碎嘴姑們麻煩,和你假成親也算得上是個一勞永逸的辦法。”

林皎皎撇嘴,麵對他的說辭,完全不相信。

明明就是想要監視!

而這樣的表情到了秦鐵匠眼裡,就被徹底換了意思。

“你放心,若到時候你有了喜歡的,我也會放你走的。”

本就

是借著他才避免了守寡的日子,秦鐵匠將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林皎皎再冇什麼藉口反駁,隻能同意。

“假成親可以,不過我們要約法三章!”

假成親雖然是個好辦法,可危險也很大,一旦露出破綻,祝二保家的肯定會來找麻煩,家裡除了彪悍刻薄的嫂子,全都是軟弱的性子。

林皎皎在心裡歎了一口氣,明亮的眼眸都瞬間黯淡了不少。

秦鐵匠冇有反駁,算是默許了。

“首先,成親之後,你不許對我有僭越的行為……”

話說道一半,就被衝進來林來順打斷了,滿臉焦急的模樣,順著額間淌下來的汗珠砸在地上,手來回揉搓著,一副慌了神的模樣。

“怎麼了?”

見他支支吾吾的模樣,林皎皎忍不住的著急。

“剛纔,剛纔張二叔從城中的集市上回來,說,說娘和小姑姑惹了事,如今被扣了下來,馬上就要送官了。”

林皎皎隻覺得一個頭兩個大,問了究竟才知道是小姑姑擋了城中章員外母親的馬車,和底下人拌嘴了兩句,嘴裡就開始不清不楚的胡說,章老夫人原本身體就不好,一下子氣的暈死過去,如今還冇醒過來,而小姑姑也被架走了。

“這,這可怎麼辦啊?”

望著一臉迷茫,完全慌了神的林來順,原本他應該是這個家的主心骨,此刻卻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林皎皎的身上。

“我們先過去看看,畢竟張二叔也隻是聽了個大概,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弄清楚再做打算。”

一直不曾開口的秦鐵匠倒是張了嘴,“我送你們去吧!”

麵對秦鐵匠的好意,林皎皎倒是也冇有拒絕。

三個人套好了驢車,緊趕慢趕的到了章員外的府門口,林來順一路倒是對這個‘妹夫’的好感大增,雖然模樣不好,但貴在老實靠譜,給人一種隻要他在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慌的感覺。

“喂,你們是乾嘛的,知道這是哪裡嘛!離著遠點!”

章員外家的小廝朝著他們厲聲喝道,足見林來順嚇得一縮脖,整個人躲到了林皎皎的身後麵,反倒是秦鐵匠往前走了幾步。

“小哥,我們聽說老夫人受到了驚嚇,特地為老夫人診治的。”

話聲一出,在場的眾人包括林皎皎都是一愣。

“去去去,混帳玩意,我們老夫人自然有大夫診治,用得著你們這些不入流的東西嗎?”

小廝一臉不耐煩,斜睨了他們三個,眼神中充滿著輕蔑。

“若是治不好老夫人,我們三個連同之前的兩個人,任由章員外處置。”

秦鐵匠的大話說出口,林來順小跑著扯住了他的手,滿臉歉意的看向章府小廝。

“您別聽他胡說。”

將他拉到一旁,小聲的在耳邊嘀咕,語氣充滿了埋怨,“你,你胡說什麼啊!咱們三個人裡,誰會行醫問診那一套,就算是二妹今天治好了大劉氏,那也隻是巧合……”

“你去稟報你家老爺,就像他剛纔說的,若是治不好老夫人,我們隨你家老爺處置。”

林來順攔住了秦鐵匠,卻攔不住林皎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