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扔掉

林皎皎臉上的自信並冇有讓林來順產生底氣,反而癱坐在地上,像一隻泄了氣的公雞,頭像是壓著千萬斤重的東西,低到胸口抬不起來。

小廝跑著出來,將林皎皎等人請了進去。

道路蜿蜒曲折,直穿過小溪流水,入目的亭台樓榭錯落有致,走了半柱香的功夫,才終於停下腳步,由小廝稟報過後,示意林皎皎進門。

一股沉重的木香氣撲鼻而來,入目的是一座兩隻白鶴飛翔入雲的碩大屏風,外麵低頭守著的夫人、丫鬟多的數不過來,快要將整間屋子都擠滿了。

“你就是那個能治好老夫人的大夫?”

站在屏風最靠裡的貴紫色衣裳的女子率先開口,目光上下掃量了一眼,彷彿看到什麼臟東西一樣厭惡的皺起眉毛,櫻唇中浮現出輕蔑尖細的嗓音。

刺耳的聲音讓林皎皎同樣皺眉,卻隻是默默的點點頭。

外室中所有的目光一瞬間全部聚集在林皎皎的身上,看她身著寒酸,年紀輕輕還是個女子,更加覺得她是口出狂言,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離著林皎皎最近的人即便小聲的嘀咕,也能聽得見一個大概,嫌惡和嘲諷的話絡繹不絕傳入她的耳中

“嗬,我們章府的老夫人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診治的,就憑你們幾個人的幾條賤命也配嗎?”

鄙夷的目光,冷漠的聲音,讓林皎皎雙手攥拳,神情冷冷的望著她。

“若是你們不願意讓我診治,何必將我叫進來?”

林皎皎的冷聲質問讓對麵女子一愣,隨後臉色通紅,隻覺得下不來台,手指向林皎皎,聲音帶這些氣急敗壞的味道。

“你,你……就是你們這些混帳氣壞了老夫人的,讓你們進來是想要給你們一併發落了,老夫人若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,你們一個也跑不了,就等著吃牢飯吧!”

原本以為會從林皎皎的臉上看到恐懼或是驚慌失措的表情,可望過去,隻有淡淡的平靜,一下子更加失望。

“哼,依照我說,你們這些賤民,送官都不必,直接打死給老夫人出氣。”

紫衣女子話聲剛落,旁邊身材略豐韻的大夫人就開口將她嗬止。

“閉嘴,你入府的日子也不算短,怎麼還是這樣冇規矩。”

剛纔她縱容張姨娘開口,是想看看林皎皎的反應。

若她真的被嚇到,那也不是個有真本事的人,這樣的人不必再見老夫人,直接亂棍打出去即可。

而如今林皎皎行事穩重淡定,不卑不亢,反倒讓她高看兩眼。

“娘!娘,您醒一醒!”

裡麵男子焦急的喊聲伴隨著進進出出的丫鬟,讓外室的氣氛也一下子凝重了起來,所有人都屏住氣望向屏風內,大夫人扯住林皎皎的手,三兩步走進內室中。

榻上

躺著白髮斑斑的老人,眼皮外翻,整隻眼看不到瞳孔,隻剩下眼白,嘴裡不斷有白沫往外冒出來,右手以一種極為扭曲的模樣蜷縮在一起,並且不斷抽搐,模樣看起來十分痛苦。

林皎皎見狀,上前推開了趴在床榻旁的章員外,精準的扼住老夫人的脈搏,隨後扯下頭上的木簪,照著頭頂上的穴位戳下去。

“你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章員外驚呼了一聲,伸手要阻止林皎皎的行為。

“滾開!”

一聲怒斥,那強大的氣場讓所有人都愣住片刻,隨即章員外才反應過來,他居然被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嚇住了。

“不想讓她死,就別動手!”

林皎皎繼續著手上的動作,隻是斜睨了一樣周圍,見他們冇有動作,心內鬆了一口氣,再一次專注起來。

足足過去了一炷香的功夫,頭頂周邊的穴位依次紮過之後,她的手已經酸的不成樣子,看到章老夫人痛苦的表情減輕了許多,整個人陷入昏睡,才堪堪的鬆了一口氣。

“紙筆,按照我寫的方子抓藥,將藥煎好,水燒開,晾涼之後在煮。”

章員外被林皎皎的專業性震懾住,冇有絲毫的反駁,直接吩咐人準備紙筆,隨後按照她所說的抓藥煎煮。

就在等待的過程中,由紫衣女子帶著以為白髮蒼蒼的老人進了內室,原本一臉擔憂的章員外此時就像是見到救星一樣,捧住了老人的手。

“您終於來了。”

兩個人寒暄了幾句,立刻步入正題,完全忽視了一旁的林皎皎。

“母親大人今日被三個粗鄙村婦氣的犯了病,剛纔不停的翻白眼,口吐白沫,不受控製的抽搐,派人接您隻聽說您出門看診,幸好有這個小姑娘,才穩定住了母親大人的症狀,隻不過還是您看看比較穩妥。”

老大夫聞言掃了一眼林皎皎,隨後立刻移開,滿目輕慢,並冇有將林皎皎當回事。

“老夫人是因為受到刺激,急血攻心才導致癲癇,而且老夫人年歲大,體虛氣弱,絕對不能用烈性的藥物,應該緩緩診治。”

雖然他的輕視讓林皎皎十分不舒服,可出於一個醫者的職責,還是叮囑了這些話。

對於林皎皎的善意,發出不屑一顧的冷哼聲。

林皎皎掃了一眼,花白的頭髮,枯樹般乾癟下垂的皮膚,眼睛半眯著好像是覓食的老鷹,充斥著敵意,對於她的說辭,根本不屑一顧,甚至還覺得荒唐可笑。

庸醫!

心裡嘟囔著一句,也並冇有多說什麼,畢竟她和老大夫來說,章員外估計更加相信老大夫的說辭,她又何必枉費唇舌。

冷眼旁觀,捋了捋鬍子,一副派頭十足的模樣。

章員外接過藥方,屋內算是忙開了,被老大夫指使的團團轉,步履匆忙的出來進去,一陣陣涼風拂過身前,讓林皎皎的眉眼緊緊皺起。

丫鬟捧著藥碗,在要餵給老夫人的一瞬間,被林皎皎攔了下來。

“你做什麼?”

麵對質問,林皎皎並冇有理會,反而直接奪過藥碗,放在鼻尖聞了聞,臉色一沉,隨即用手沾了一點,放進嘴中仔細的嚐了一下,將手中藥碗還了回去。

“扔掉!”